校友风采

八小丫之芳华——86工艺 成红云

    发布时间::2018/6/28    浏览:1619
     


 

32年前的初秋,虚岁16的我,坐着叔叔的汽车,沿着老省道,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,来到扬州,一个非常向往却十分陌生的城市。

根据录取通知单上的地址,边走边问,找到学校时,已近中午。食堂里报到,领饭盆,饭票、菜票(国家补贴)……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YRblCKGHEemEBsOIZWoIYC8m5naEatdY6PP5sag86FFoichydN0BAlZEAI6rdaARrrG00HzeicfXPbGjicSkiajpAg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宿舍是一排平房,青砖黑瓦,里面一条长长的走廊,南北方向。走廊的两边是一个个小房间,中间两排水池,水泥砌的。

拿着大大小小的行李来到房间,屋里挤满了人,吵吵的。因为叔叔要赶往南京开会,甚至还没来得及跟父亲道别,他们就不见了。看着同宿舍别的家长还在,第一次出远门的我,有些难过,但没有流泪,人多,不好意思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YRblCKGHEemJjibZLx5m9QiaJCr8icynu9W1bT2gLo5L3wVAP1P7e6T7ovKd4u27K6Gq4TgbD2zf1nk68qQohOKnQ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宿舍一共8张床位,上下铺,钢丝床。我来得晚,只有上铺了。记忆最深的是盐城建湖的一个女孩,她父亲穿着军装,个子很高,叮嘱大家:要互相照顾,好好学习。后来知道他是陈芳的父亲,在部队。那夜,我几乎没睡着,宿舍斜对面的水龙头,滴滴答答地漏了整夜,那声音,仿佛就在耳边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YRblCKGHEemJjibZLx5m9QiaJCr8icynu9WeLVE7oZvTsdeMumjwTQjhiarvDz08gXL336urbJicPuVjXXXBufibTO1A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第二天,来到教学楼,一共四层,我们86工艺在一楼。班主任是个矮个子老教师,男的,说话不紧不慢,好像牙齿坏了,有点漏风。记得他先自我介绍,在黑板上写下:陶希春。我班共40人,来自江苏省内各个地方,其中8个女生。陶老师特别照顾我们女生,全坐在第一排。记得第一任班干部由陶老师指名安排,魏建平班长,罗玉梅学习委员。现在想来,不得不佩服陶老师的远见,挑选当时全班个子最高的魏班长,意在保护我们这群小孩子。想不到多年后,魏班长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,呵呵!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YRblCKGHEemJjibZLx5m9QiaJCr8icynu9W1bT2gLo5L3wVAP1P7e6T7ovKd4u27K6Gq4TgbD2zf1nk68qQohOKnQ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化校学习四年,我们8个女生一直两两同桌,一直在同一个宿舍。我开始和徐孝芹同桌,她来自连云港市区,喜欢笑,有个亲哥哥在我们学校85财会职工班。后来和施海荣同桌,启东人,全班最小,属老鼠,胆子又小,不知后来谁赐她老米的雅号,一直叫到现在。

每天晚上宿舍统一熄灯后的聊天,是我们女生最快乐的时光。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,讲家乡的故事,童年的趣事,聊聊老师,聊聊男生……学校大门口小卖部的鱼皮花生是我们的最爱,食堂里难得一次的红烧排骨总让我们魂牵梦绕,第一次集体进学校公共浴室洗澡的尴尬终生难忘。

 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YRblCKGHEelCibncJS6egIdiaobgNacgicyk7aic5nEjQxDBBB1NlHyq0RQnawGicLNrTyX7YGiajVMxhZaVcZoAHLRw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有趣的是集体偷菜。学校地理位置偏僻,处北郊,不远的城北就是大片农田。有一次晚自修,学校突然停电了,我们一起外出散步。走到农田时,借着月光,发现田里种着土豆(8个女生中有6个来自农村,土豆的样子能认出来)。出于好奇心,拔了一棵,大大的土豆露出来了。接着,站岗的站岗,动手的动手,不一会儿,每个人的口袋里都鼓鼓囊囊的。一路上,我们唱着班歌《粉红色的回忆》返回宿舍。隔日便借来酒精炉子、盐,来了顿水煮土豆,味道好极了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YRblCKGHEemJjibZLx5m9QiaJCr8icynu9W1bT2gLo5L3wVAP1P7e6T7ovKd4u27K6Gq4TgbD2zf1nk68qQohOKnQ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8人中,泰州的王爱萍年纪最大,我们都叫她大姐,也属她手儿最巧。她教会了我们织毛线衣。有段时间,我是织上了瘾,夜里熄灯后,坐在走廊里织(走廊通夜不熄灯,因为公共厕所在走廊的最北端)。三天便织成了一件衣服,穿在身上很有成就感。大姐的家离扬州相对最近,8人同去她老家游玩的情景还依稀记得。泰州照相馆的黑白留影至今保存完好,这也是我们8个女生在校求学期间唯一的集体远足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YRblCKGHEemJjibZLx5m9QiaJCr8icynu9WZ35W25S8XxWvdMgovaJyvCACWmqwEp02micQDMVzo4M8GL4ojBLYQFA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当时风华正茂的我们,也免不了青春萌动。八小丫也成了男生们心中的女神。但最后还是自产自销,来自昆山的王丽中(姐妹中排行第7,我们叫她阿中)和她的老乡----我们班的吴益龙修成正果。如今,他们的孩子已经在南京师范大学读书了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YRblCKGHEemJjibZLx5m9QiaJCr8icynu9W1bT2gLo5L3wVAP1P7e6T7ovKd4u27K6Gq4TgbD2zf1nk68qQohOKnQ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九十年代初,国家还是计划经济,我们的工作包分配,一般是哪里来哪里去。8个女生都分到了各自家乡所在的城市。我们南通有三个人,分别在农药厂,通化厂,二药厂工作,彼此还能经常见面。其余姐妹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。2005年,2010年也组织过毕业聚会,但因为各种原因,8个女生直到20151010日才又相聚在母校。在此感谢赵开荣同学,在毕业25周年之际,使全班36人欢聚一堂,女生一个不落。

记得那天,我们8人单坐一桌,聊工作,聊家庭,聊生活。大姐王爱萍还是那么楚楚动人,一笑两个酒窝;二姐孝芹代表女生发言,知性大方;三姐陈芳还是那么健谈,那么迷人;老四陆莺的童话头温柔淑雅;最让我们吃惊的是当年的学霸罗玉梅,现在可是乖乖的小女人哟;阿中呢,小鸟依人,说话语速还是那么快;老米依然是人见人爱的小妹妹。我嘛,应该是变胖了很多吧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YRblCKGHEemJjibZLx5m9QiaJCr8icynu9WexSeb5PfNQ0KEq3b2LmXLDc8l7AUdic4lMLaxYSuxs40CnG2ZmDiaPMQ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

相见难,别亦难。记得孝芹姐是第一个离场的,我们姐妹几个相拥而泣……

回家路上,我把微信头像改成八小丫合影,至今未曾换过。

 

 

2018628日南通

 

Copyright@2016 版权所有: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校友工作办公室    苏ICP备16057903号
地址:江苏省扬州市华扬西路199号 邮编:225127 电话:(0514)87433306  87433302    传真:(0514)87433107